善教与育学

写了一个小故事:

“沈氏标准音”和“沈友谊定则”

  时隔近二十年,依稀记得初中语文何老师上的那节语文课,课的内容具体已经模糊了,当时何老师在黑板上写下“殷红如血”四个字要求我们注音,全班几乎除了我之外的每个人都将“殷红”读作“yīnhóng”,唯独我坚定的读作“yānhóng”,争执不下,何老师建议我们查阅字典,证实了原来“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”,自豪感油然而生;但是接下来何老师做了一件事可能令我终生难忘的事,她在这个字的旁边写下“沈氏标准音”,顿时教室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,我害羞的低下了头……从此,我更加喜欢语文课了。
  时至今日,我已为人师十余载,深谙“善教”与“育学”的重要性。在一次学习电磁感应时,班级里的一个小男生独立思考,想出一个新颖的判断电流方向的方法,他也是很自豪的站在讲台前向全班同学介绍,几乎使班级里的每个同学都掌握了这种方法。我倡议班级同学给予他最热烈的掌声,并将此种方法以他的名字命名为“沈友谊定则”。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做法会对这位学生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,但可以肯定的是,他的心情一定如当初我那般充满着感动与感激……

已有 3 条评论
  1. 某同事早上在呼家楼地铁上鞋被挤掉了,然后被人流挤下来了,快关门的时候对着门里大喊:“把鞋帮我踢到东大桥!”后来一只脚光着坐下一班地铁到东大桥那站找了半天把鞋捡到了 之后又坐到亮马桥。 一个程序员社区 http://www.1024xyz.com

  2. 猜想:同学后来成了物理学家,他对媒体提起了很多年前的那位老师,那堂课……[阳光]

    1. 好吧,再写个续集吧,呵呵。

添加新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