群山回唱

悦读《群山回唱》

这是我看作者卡勒德·胡赛尼的第二部小说了,第一步就是最有名气的畅销书《追风筝的人》。

这本《群山回唱》叙事上更加宏大,历史跨度也很大,写作手法上采用单个人物的经历为线索串起整个小说,小说中每个人物的经历是不同的,但是也有交集,正是这些交集成为小说中的人物之间联系的纽带。战争和贫穷都会给人带来永远无法弥补的伤害,即便战争结束了,贫穷的状况改变了,但是人们受过的伤害却永远无法弥补的了,就像家破人亡,就像背井离乡……

我特别感动于小说开始的故事,这个故事正是主人公阿卜杜拉和她妹妹一家的故事,人如果还有得选择的时候还是比较幸运的,即便这种选择不尽如意;但是,如果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了,那将是怎么的悲哀呢?刚从网上找到第一章的故事,如果读完的话,我想会忍不住读下去的:

踉跄前行中,你总能在他们身上找到丢失的那一部分自己。
https://www.xyyuedu.com/wgmz/kaletehusaini/qunshanhuichang/270859.html

另,故事后半部分叙事略显冗长繁琐。

下面是摘抄下来的部分笔记,精彩的很多,值得再读、多读

对某些女人来说,婚姻-甚至是像这样不幸福的婚姻-是一种对更不幸福状态的逃避。

一个人在对另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做出评判时,最好怀有一定程度的谦逊和宽容。

半个多世纪了,我一直都在照顾苏莱曼。我每天的生活都囿于他的需要始终都有他的陪伴。现在我自由了,可以做我想做的事,但我发现这自由不过是个错觉,因为我最想做的事已不复存在。人家说,去发现,发现你生活的目标,然后现在我的目标已经实现了,我觉得自己失去了方向,只剩下了随波逐流。

我说小女孩时,父亲和我每晚有个仪式。我说二十一遍比斯敏,他把我塞进被窝,然后坐到我旁边,用拇指和食指从我脑袋里摘去恶梦。他把手指从我脑门跳到太阳穴,耐心地在我耳朵和脑袋后面搜寻,每从我脑袋瓜里抓走一个不幸梦,他就发出“砰”的声,好像拔掉瓶塞的动静。这些,一个人,收进他腿上无形的袋子,再把袋口扎牢。然后,他会在空气里搜寻,变成一堆好梦,来替换那些被他没收的梦。我看着他微微翘起脑袋,皱着眉,眼珠子滴溜溜溜乱转,又像竖起耳朵,听远方的音乐。我屏住呼吸,等着那个时刻到来,等着我父亲绽放出开笑容,口中念念有词”哟,这儿有个“等他捧出双手,让梦落在掌心,仿佛那是一片轻旋慢舞的花瓣,从树上飘落。然后,轻柔地,非常非常轻柔———我父亲说过,生活中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是脆弱的,都
容易失去的 - 他把双手贴近我的脸,用掌心摩挲我的额头,把幸福揉进我的脑海。

“怎么讲?”

“你知道自己从哪里来的。”

“我好像从来没想过这些。”

“啊,当然没有。可是知道这一点很重要,知道你的根,知道你人生开始的地方。如果不知道,你的人生好像就不真实了,就像个谜题。你明白吗?就像你错过了故事的开头,一下子就到了中间,拼命想弄个明白。

文章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