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《非暴力沟通》摘录

他人的言行也许和我们的感受有关,但并不是我们感受的起因。感受根源于我们自身的需要——非暴力沟通的第三个要素。
听到不中听的话时,我们可以有四种选择:

1)责备自己;
2)指责他人;
3)体会自己的感受和需要;
4)体会他人的感受和需要。

对他人的指责、批评、评论以及分析反映了我们的需要和价值观。如果我们通过批评来提出主张,人们的反应常常是申辩或反击。反之,如果直接说出我们的需要,其他人就较有可能作出积极的回应。

社会文化并不鼓励我们揭示个人需要。对妇女来说,尤其如此。因为她们的形象常常和无私奉献联系在一起——这是社会对女性的期待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个人成长一般会经历三个阶段:

(1)“情感的奴隶”—我们认为自己有义务使他人快乐;
(2)“面目可憎”时期此时,我们拒绝考虑他人的感受和需要;
(3)“生活的主人”我们意识到,虽然我们对自己的意愿、感受和行动负有完全的责任,但无法为他人负责。

与此同时,我们还认识到,我们无法牺牲他人来满足自己的需要。

请求
我们提出的请求越具体越好。如果我们的意思含糊不清,别人就难以了解我们到底想要什么。

非暴力沟通的第一个要素是观察。将观察和评论混为一谈,别人就会倾向于听到批评,并反驳我们。非暴力沟通是动态的语言,不主张绝对化的结论。它提倡在特定的时间和情境中进行观察,并清楚地描述观察结果。例如,它会说“欧文在过去的5场比赛中没有进一个球”,而不是说“欧文是个差劲的前锋”。

非暴力沟通需要:生命健康成长的要素批评往往暗含着期待。
非暴力沟通需要:生命健康成长的要素批评往往暗含着期待。对他人的批评实际上间接表达了我们尚未满足的需要。如果一个人说“你从不理解我”,他实际上是渴望得到理解。如果太太说“这个星期你每天都工作到很晚,你喜欢工作,不喜欢我”,那反映了她看重亲密关系。

非暴力沟通把需要看作是有助于生命健康成长的要素,而不是某种具体的行为。一种要素是否被当作需要,关键在于它能否促进生命的健康成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