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实在忍不住了又找了小Z,好说歹说了一通,一直搞到进六点半,这么一算,今天差不多整整12小时在学校。

说忍不住是因为几件事搞到一起,而焦点就是小Z。他的种种表现我已经不想说了,单就我想给他“撕标签”这件事就让人沮丧,没有坚持几天就放弃了,这也让我反思自己的一厢情愿,或者说这种方法用在他身上根本行不通,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。

由于时间太晚,和小Z谈过后我主动和小Z爸爸联系,交流了很长一段时间,也了解了一些情况。基本情况:小学时经常被打,爸爸管理相对比较严厉(可能因此还和孩子妈妈意见有分歧),曾经因为被打小Z报过警致使警察来家里调解;小学上课喜欢吞东西(吸管,硬币,甚至刀片(其他学生描述));小学老师也曾建议带孩子看心理医生。

mark下,有空再细说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