雅戈尔动物园
  晚上心情很不爽。
  十点多了嘟仔还没睡觉,让我不能接受的是在和外婆和妈妈在看电视。电视节目纵然吸引人,但为了嘟仔的健康总该要迁就下吧,特别是嘟妈对嘟仔的教育意识,有些话我觉得不方便直接和丈母娘说,毕竟带孩子很辛苦,说不好会让丈母娘误会,但我觉的牵涉到一些原则问题,特别是对嘟仔的教育问题上,嘟妈应该要有该有的主见,这种依赖心理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回结束,这也是我经常感到郁闷的原因。

阅读全文 »

  xinqing
                     (拍摄于宁波诺丁汉大学)
  开学已经有些时日,但是感觉很难进入状态。
  最主要的还是在教学上。学校这学期的临时安排虽然不用担任班主任了,但是对这样安排还是有些看法的,即便如此也不得不服从这样的安排。中途接手两个新的班级总是有些当“后爸”的感觉,学生不适应,我也觉得有些不适应。为了开始树立一个好的开端,开学这段时间尽量表现很严厉的架势,因为由严入松易,由松入严难,这也是管理的一种策略,可以在严中慢慢放松,这样就比较容易控制住局势。但是这些天的课堂情况总是感觉不是很让人满意,四班到是相对好些,三班总感觉学生“不买账”,表现的无精打采。
  直到今天学生送礼物时我想该改变下方式了,这样下去可能会把自己先折腾死。下午三班的课我尽量放开些,讲的生动有趣些,尽可能的和学生互动多些,感觉学生也变现的活跃多了。或许这样的方式才适合他们,总该主动的想一些办法去改变局势,而不该是让不良的问题蔓延,我知道我总喜欢情绪化去做事,也经常容易陷入不良情绪的困顿中,犹如温水煮蛙,最终是自己陷入其中不能自拔。
  其实这也正反应出这段时间的生活状态。除了教学事情外,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去做,但是感觉每天很是磨唧,让时间一点点的溜走,做事效率极低,心里已经感觉到了这种紧迫,但就是无法“振作起来”,无法摆脱这种困顿的情境。这种感觉好像是从暑假某个地方延生而来,由于一次日本行好像冲淡了一些,但是静下来后又开始在困扰我。
  其实我知道为什么。希望从今天的课堂教学开始,换一种心情,尽可能的抛开这些杂念,或许从这里可以找到一些生活的成就感。